思维建筑经历了六年的波折,而今终于可以安安静静的生活、写博、谈情、说爱。

黄河清师兄–《此间的少年》令狐冲

生活随笔 xipwh 144℃ 0评论

可能我真的开始感觉到被瞩目是从那部叫《此间的少年》的电影起,虽然没曾上院线,现如今也只是几 所学校里关注的人才想得起,可那毕竟记载了我好多好多的从前,借着令狐冲的口说出了好多好多我说 不出的话。戏里对令狐冲的定义是个满腔报国热情的屌丝愤青,我不如他,我既无满腔报国热情,也不 愤青。令狐冲说我要学成藩话赴罗刹留学,学成回国报效朝廷!我学了四年藩话最终踏上了凌晨飞往非 洲的航班,只想着以最短的时间去换一个波澜不惊的生活。

这部片子高校连映的时候我正值大四,人生巅峰,打场篮球都能碰见认出我的人慷慨地请我喝上一瓶脉 动;工作提前大半年搞定,中字头的大国企,福利年薪样样有;加之基友们约之不尽,每天呼朋引伴不 醉不归,颇有点鲜衣怒马少年时的味道。

可惜快乐永远如指尖流沙,稍纵即逝。人也许勉强能想得起“哦那天我真的好开心啊”这句话,可随后 便会发觉空荡荡怅然所失,已想不起那日究竟如何能高兴。彼时笑得前仰后合的梗如今看来可能索然无 味,彼时仿佛要迎风高呼的激动如今往往也只剩茶余饭后的一声长长叹息,兴许还能下酒,兴许还得再 配上好几个花生米才能咽得下那一口黄汤。

佛说人命中有劫,而我的劫,就必定那一次一年的非洲之旅。

大四那段快乐的时光很快结束,什么也没有剩下,紧接着我离去了一整年。一年后分了手,辞了工作, 跳槽无望,无颜见父母,兄弟几乎都不在身边,在一个潇潇夜雨的晚上飞回了北京,不慎还扭伤了腰, 动弹不得,辞职还得等流程,每天只能看着公司旁边如家绿茶婊色的天花板发呆,吃如家内部喂狗都难 还死贵死贵的外卖。

时间抚平痛苦要很多很多时间,数倍于快乐,往事岂如云烟?伤心处想起依旧难免如噎在喉,令人辗转 反侧。即使在今天,我依旧能经常想起那段该死的日子,依旧会对抹茶的颜色提不起好感,依旧会在打 球时尽量不用任何用腰的动作。

可也便在那时我收到了父亲的信,信不长,没有责怪我当年的草率,没有问我之后的规划,也没有表示 要接手我的人生,表达的只有简单的两个意思:如果缺钱爸爸可以给,相信我可以变成更好的自己。

我于是花了整整一个九月重新振作了起来,出发,开始去找那个更好的自己。

我花一个月时间搞定了GMAT考试,三个月拿到了欧洲顶级商学院的offer,再三个月的时间拿下录取率 仅不到三百分之一的法国优秀硕士奖学金,期间我还走上了讲台,当了一名早就想当的GMAT老师,每 天对着许许多多的学生,讲那些他们没有听过的故事。一三年八月份入学,半年入选精英学徒项目,自 此从花钱读书变为赚钱读书,今年年初圆游戏梦,跟基友一同拿下暗黑3赛季天梯双人组第一,五月 《何苦去非洲?》十五万字成稿,六月答辩,八月所有课程通过顺利毕业,一切波澜不惊。

开始有人说我学霸,开始向我请教如何写作,怎么努力。可我其实只是一直在害怕,我害怕自己又变回 非洲那段时间的状态,庸庸碌碌却又无法改变,只能看着命运巨大的车轮碾过。当然我也一直在感谢, 感谢那一年给我带来的许多苦痛。苦痛难以忘却,却也才是人成长的基础。

曾寂寞得经看完了繁体竖排印刷的《李贺诗集》,因而难以下咽的语法单词书变得和网络小说般刺激有 趣;

曾在社会黑暗面的尔虞我诈里煎熬了整整一年,因而商学院、奖学金面试官所谓的刁钻变得如春风和 煦;

曾每天都在老板二十四小时的高压下苟延残喘,因而一天讲八小时课的日子除了需要喝点水外几乎全无 强度;

曾连续快一个月几乎不曾睡觉,因而每天清晨爬起来冲榜也不觉得有什么辛苦;

曾面临那样进退维谷的窘境,因而每次机会我都知道要全力以赴。

记忆最深的还是刚入学的时候学校组织活动,到斯特拉斯堡欧盟所在地模拟欧盟辩论。为期三天,最后 一天代表总结陈词,欧盟议会大厅满座,前欧盟议长主持,十二个代表轮流发言,而我是其中唯一一个 中国学生代表。事情也许就这么巧合,在我之前发言的法国人很不客气地对同组中国学生的语言水平提 出了质疑,责怪他们根本无法融入讨论之中。法国人昂头坐下,场内私语声不断,会议主持没有评论, 只是简单地示意我可以发言。

我仰起头,发现那个坐在高高台阶上的法国老头也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眼光有些玩味却充满压迫力,好 在,并不见非洲军政府高层掩不住的血腥气;我把原本写好的讲稿折起,开始呼唤自己那颗好斗的心, 好在,这一次我台下还有好多朋友在身边;我开始用有些激动的法语讲中国学生的声音,好在,这次面 对的都是受过教育的人;我开始进入正题,语调开始高昂,好在,这次不必担心有生命危险;我进入状 态,双手开始自然地摆动,好在,这次是在做一次不违我本心的演讲,我开始收尾,引用的是法国古典 诗人词句,好在,那本诗集我在最寂寞的时候曾朝夕相伴。

我坐下,掌声雷动,好久好久没有听过属于我的掌声了,还来自如此多人,如此热烈。我并没有热泪盈 眶,只是坐下,调整好最灿烂的微笑,挑衅地看向空无一物的半空。我感恩,好在,我的苦难没有白 费。 所以那只令狐冲今年二十六岁,汴京大学毕业四年了。

所以那只令狐冲今年二十六岁,汴京大学毕业四年了。

一晃那只令狐冲今年已经二十七岁,汴京大学毕业五年了。

《此间》上映五年了

转载请注明:思维建筑 » 黄河清师兄–《此间的少年》令狐冲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